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文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一月
2010年01月26日 10:44

广大是多大?很多是几多?

    文革那年月,但凡一个运动来了,报章电视上最常用的句式是“广大人民群众热烈拥护。。。”,“很多群众气愤填膺地说。。。”,以示搞运动是人心所向,领导运动的人是民意代表。如今21世纪了,但运动爱好者仍然很多,为了表示与时俱进,一般会用“百分之XX的群众认为。。。”,“绝大多数用户支持。。。”,一副认真讲道理的模样,一副严肃讲科学的嘴脸。但是,如果稍微认真一点,追究一下数据的来源和数据获取的方法,就会发现很多情况下,论点和论据之间没什么关系,或者是论点极大地夸张或扭曲了数据表达的本意。这里随手找两个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请读者欣赏。 
    我订阅环球时......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20日 16:46

三网融合还是三网凑合

      博弈鏖战长达10余年,一个关于电信网,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的古老命题终于在2010年1月13日有了一个新说法。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有关决议,要求用6年时间在中国完成三网融合的任务。抛开其他标准说法不谈,其核心内容是广电企业可以利用自有的有线电视网络进行基本电信服务和网络增值服务,而电信运营商则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介入视频内容的生产制作和传输。用老百姓能看的懂的话说,3年内少数家庭,6年以后大多数家庭就可以用家里的有线电视线路看电视,打电话和上网冲浪了,但是如果只有一条电话线,也许还不能用来看电视,因为电信运营商并没有获得基本电视服务运营商的资格。 
......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6日 20:12

一块红布

在这30年来最寒冷的冬夜里,让我们拥坐在炉火旁,一起轻轻地哼唱崔健的一首情歌: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 。。。” 
这首歌我已经20年没唱过,没听过了。上次听到还是20年前在纽约当学生的时候。1989年初冬,我们几个中国留学生受邀到美国友人家过感恩节。记得在座的有前驻中国大使洛德和他的夫人,著名作家包柏漪,号称美国媒体影响力第一人的CBS主播丹.拉瑟和夫人,一位纽约时报的社评作者,以及几位教授。饭前小酌的时候,美国朋友让......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5日 11:45

从鸟笼经济走向鸟笼网络?

上世纪8年代末期,中国流传着一种权威说法叫做“鸟笼经济”,其大意是说中国的经济改革应该是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形象一点说就是中国的经济应该像一只鸟,可以飞,但不可无控制,无限度地自由飞翔,要把它装在一个笼子里,计划就是这个笼子。这样鸟还是可以假装飞一飞的,但飞不远。至于谁是做这个鸟笼的,鸟笼有多大,做的好不好,这个鸟笼的主人是谁,为什么鸟在笼子里比在蓝天里翱翔更好,语焉不详,不言自明。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怒吼一声“谁不改革谁下台”,鸟笼经济的说法才渐渐淡化,中国的改革开放才重新走上轨道,才有了今天中国的局面。今天回首望去,其实鸟笼经济的说法自有其内在道理。长期以来,中国经济这只鸟......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2日 15:24

于无声处听自新

昨晚去国家大剧院听音乐会,去时车外气温读数是零下七度,回来是零下十二度。雪夜闭门读禁书,或者雪夜冒寒听雅乐,自古都算风雅之事,至少得算是附庸风雅。其实,是票早在两周前就网购了的,而且不能退票。早知道京城这么冷,这么大雪,还真未必有勇气附庸这一回。好在京城子民多数也怕雪后出行,路上车辆出奇的少,交通异常通畅,原来怕音乐厅听众稀疏,怠慢远道而来的音乐家们,但居然是个满座,而且知道曲中无声响,曲终有掌声。虽然偶有两个乐章之间,个别热情听众也鼓起掌来,但比起前几年是进步多了,观众的热情使得乐团返场两次。北京不愧是中国的首善之区,真正风雅之士或我辈附庸之徒真多。

登台献艺的是伦敦爱乐交响乐团,指......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1日 14:40

新年三愿

2009年的冬天好像是近十几年来最令人讨厌的冬天,气温又低,持续时间又长,温度变化还没什么规律。当然,这也许只是心理因素作怪,也许气象局有数据证明09年的冬天并不比前些年的冬天更冷,只是由于网络业大环境恶化,容易让人怪罪于气候不好。联想到前不久热热闹闹煞有其事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全球气候变暖似乎已成定论。相比之下,中国的冬天逆潮流而动,就更令人难以理解。

过去两个月我基本放弃写博客了,有什么好写的呢?原来认为网络业的主要问题在于不创新,现在看主要问题在大环境了。大环境不好,即使有创新也会被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以五花八门的借口扼杀掉。创新容易颠覆既存的利益分配格局,所以也容易被既得利益者扼杀,这......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1日 14:39

多几分道理 少一点蛮横

年关将近,网络业不少人多少都有点传说中的杨白劳的心情,准备外出躲债了,无论采取的方式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低调煎熬,盼望着好歹混过年关(估计至少是阴历年关啊)再做打算;还是改变商业模式,绝不再碰游戏,视频,无线或者域名经营;或者干脆关门大吉,改行开个餐馆什么的。总之,形势如果没有一个很快的扭转的话,2009年冬天在中国互联网史上将留下灰暗的一笔,甚至成为网络业由盛而衰的转折期而载入史册。

这两天媒体传来越来越多的坏消息,坏到了连我这个自认为算不上什么好人的人都理解困难了。试举两三例:

媒体发布一条消息:“广电总局有关负责人就查处违规视听网站答记者问”(http://www.sarft.gov.cn/articles/......

阅读全文>>
2010年01月11日 14:38

风萧萧兮易水寒

对网络业来说,2009年本来是个不错的年景。面对金融风暴的袭击,网络业依然保持了近年的强劲走势,整个产业的收入规模可以达到600-700亿,以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大中型企业的利润率可以达到30-40%的水平。但是,繁荣的景象掩盖不住危机的逼近,整个网络业虽然“大架子没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红楼梦语)。洪波兄近日有篇博客,颇得我的共鸣(http://blog.donews.com/keso/)。由于缺乏创新精神,网络业已经几年没见新东西,这话我说了多次,即使没有其他危机,整个行业尤其是中小公司的前景堪忧。但是,眼前的危机却说的不是这个。

2009年展现出来的危机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网络业----我说的是民营网络业现存的和未来的生存空间不断被恶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