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谢文 > KK的预言

KK的预言

有机会和几个朋友一道与网络业最著名的杂志《连线》(WIRED)创始人和主编Kevin Kelly(业内人昵称KK)聊了一个下午,收益颇多。联想到国内互联网业的现状与未来,不禁想写下几句话来与朋友们分享。

KK在编杂志和在各个著名报刊发表文章之余,还写了若干部在网络业,IT业乃至科技界影响颇大的著作。他二十年前的成名作《失控》至今仍在畅销,中文版也刚刚出版。最新著作《技术要什么?》刚刚问世。他关于科技进步对社会的影响,关于复杂系统的自我进化与内在矛盾,尤其是关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与走向的观点深受业内人士重视,也不时激发出激烈的争论与辩驳。KK前有网络的生命力在于去中心化的观点,现有WEB已死,网络永生的观点,都是极具前瞻性又极富争议的例证。

KK的大部分著作和文章我都浏览过,但我的兴趣更集中在他对互联网业的发展与走向的看法上。以下是一些我关于互联网业的问题和KK的预言式回答:

关于新媒体的成长与传统媒体的消亡----5年内,90%的美国报纸将消亡,一小部分只能做网络版,更多的将尸骨无存。极少数历史悠久,具有全国性甚至世界性影响的报纸,例如《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仍然可能以纸质和网络两种形式出版,但会以网络版为主。50%以上的美国杂志将死掉。事实上,和杂志出版高峰期相比,已经有25%的杂志死掉了。他创立的《连线》杂志,IPAD版比网络版赚钱,网络版比纸质版赚钱,其秘诀不在内容有什么差异,在于IPAD版的广告展现形式更酷更时尚。但是,《连线》一家成功的代价是其他同类杂志已经彻底告别江湖。广播业已经死了,除了少数场合(例如开车时)还有市场外,整体上已经没有市场价值了。电视业仍然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各种调查都显示,就社会整体而言,人们看电视的时间是上网时间的两倍。但是,电视被重新定义了,更多地具有了视频服务的含义。市场将成为三分天下,传统电视台服务大众,有线频道服务中众和小众,网络视频做个人化和个性化的服务。就技术层面而言,电视业将彻底数字化和互联网化,按互联网技术标准和方式得以传播。

关于网络业的下一个大创新(BIG THING)----如果以雅虎,谷歌和FACEBOOK这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大创新为标准,5年内我们将看不到下一个BIG THING。雅虎模式的发展空间已经走到了尽头,谷歌的能量还远远没有发挥,而FACEBOOK确立的WEB2.0模式才刚刚起步,所以整个产业还没有下一个大创新所需要的条件与动力。KK判断创新性的方法是把创新分为四级:功能(FEATURE),产品,公司,平台。功能级创新,例如P2P和RSS,更多的是具体技术进步,影响范围有限。产品级创新,例如博客和C2C,比功能创新更完整,综合能力更强,但只是一个垂直领域的进步,不影响网络业全局。公司级创新,例如苹果,比较多地依赖个别天才,好的时候势不可挡,天才离去就轰然垮台。唯有平台级的创新才能有影响全局的力度和改变一切的深度,并且创造新的市场空间和长久的生命力。在KK看来,TWITTER只是一个产品级的创新,是以FACEBOOK为代表的WEB2.0平台的子系统。苹果只是一个公司级的创新,主要依赖STEVE JOBS的天才。至于GROUPON即所谓团购类服务,KK想了想说,它最多算个功能创新吧。

关于网络服务的下一个盈利点----拥有知识产权(OWNERSHIP)不再能够保证盈利,拥有精准智能的推介能力(ACCESSIBILITY)才是今后网络业公司盈利的保证。KK举网络音乐服务为例说明他的观点。现在,个人用户化很少的钱就拥有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部音乐作品的所有权已经不是难事,难在不知道自己想听的音乐作品在哪里。同样,一个网络音乐服务公司拥有无数音乐作品也不是难事,难的是把不同的作品分别推介给喜欢它们的不同用户。所以,谁能找到高效,低价,精准,智能的办法将海量的产品与海量的潜在用户一一对应起来,推介出去,谁就可能成为未来的盈利大户。毕竟,拥有一切却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哪里是件很令人烦恼的事情,这使得拥有变得毫无意义。反之,一无所有却总能低成本甚至无成本地持续获得自己喜欢的东西,获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却通过某种机制获得了自己该喜欢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拥有。

KK很客气地说他的预言不一定准确,但从历史上看,他对产业大趋势,大走向的判断是相当精准的。我对他的预言大致赞同,因为同我的观察判断差不多。不过,KK的预言是基于对美国互联网业的观察思考而来,未必都能照搬到对中国互联网业的发展预测上来,因为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有中国的特色,有中国的烦恼。

一年前,我在这本杂志上对中国互联网未来一年做了个预测。现在回过头来看,大致不离谱。今年整个互联网业总收入超过一千亿元问题不大,业内主要公司的业绩都有不错的表现。一拨接一拨真假难分,好坏难辨的网络公司连续登陆创业板和NASDAQ。微博成为沉寂已久的网络业难得的一针强心剂。但是,网络业的基本面没有变化,诸如缺乏创新,空间紧缩,竞争恶化,国进民退,资本游戏,等等,构成了产业的主旋律。细数业内大事,好事还真不多。年初谷歌搜索被迫退出,自此代表世界互联网前进方向的几大服务(例如FACEBOOK,TWITTER)都与中国四亿网民绝缘。然后是网易的魔兽世界游戏经过了创纪录的18个月审查才获准运营。各种微博服务在上线正式运营半年到一年后,忽然被下令带上了试运行的帽子。各个主力网络公司之间上演连续不断地合纵连横,尔虞我诈,告黑状,下黑手的活报剧,将业内竞争降到了有史以来最低水平。终于,在接近年尾的时候,爆发了轰动全国的3Q大战,业内领头大哥腾讯也被拖进了没有最狠,只有更狠的恶性竞争游戏。比这更坏的是,一些大网络公司为大不尊,不做创新,不去跟随世界网络业的潮流,走向平台化,开放化,却热心于封闭式全产业经营扩张。同质化的结果就引来了反垄断的呼声。这种呼声反被一些霸道垄断有术,公平竞争无能的既得利益集团所利用,所发挥,就对互联网业造成了一个非常现实的威胁:一个以民营企业为主流,产业成形不过十来年的网络业,将有可能成为中国反垄断的首要下手对象。对比那些纵横中国数十年,越来越强横,越来越霸道的真正垄断企业,那些比较成功的民营网络公司们就将越来越前景危险,越来越前途莫测,越来越难以掌控自己的命运。

未来一年将有几个重大变数决定着中国网络业发展的前景。首先,网络业面临着现有成熟商业模式增长减速,网络新增网民速度减缓,网络人口红利将尽的重大压力。网络公司明年的战略选择将是第一个变数。今年前三季度的上市公司报表显示,网络广告增幅基本与去年相当,但增幅较大的只是百度一家。网络游戏收入增速明显减缓,昔日老大盛大公司居然出现了负增长。电子商务营业额规模增加显著,但利润增加不多。如何寻找网络业的新增长点成为了每个网络公司必须回答的问题。下策是一些大型公司全产业横向扩张,这也许会使少数几个公司业绩增长,但代价是整个产业陷入零和游戏,中小公司生存困难。中策是资源投向无线互联网,希望在3G时代找到新机会。但就目前能够获得的数据看,无线互联网至少在明年不可能成为网络公司的救星。如果考虑到历史上的经验教训,我更加倾向于无线互联网不是网络业的战略发展方向,只能是一种战术补充。上策是求新求变,以创新求发展。最近新浪和腾讯先后公开宣示将走向平台化,开放化,至少在战略层面上这算得上是个可喜苗头。其次,网络业经营发展的大环境是继续恶化还是有所稳定和好转,将是预测明年网络业发展的第二个变数。对此,我抱比较审慎的悲观态度。明年将有一系列垄断型网络国企在国内上市。这些公司及其背后的力量面对上市后的业绩压力,习惯性地挤压限制民营网络公司经营发展空间将有很大的可能性。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些上市公司走向市场化,公平竞争的可能性。最后,网络业主流公司能否从今年的恶性竞争的严重后果中吸取教训是第三个变数。如果不吸取教训,一些公司上交官府,下结黑道,继续恶性竞争的玩法,那整个产业的前景不会美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悲剧不是没有可能上演。如果认真吸取教训,约定俗成,划定一些业内竞争的底线和规则,那就将带动整个产业重回良性竞争的轨道,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产业的健康状态。

综合种种考虑,我对明年网络业的发展和业绩抱审慎乐观的态度。整个产业的增长率将大致与今年持平,在30%至40%的年增长率水平。产业总收入可以达到1300-1400亿的规模。在创新方面,我们也许能够看到一些战术级的动作,例如局部开放,单向开放和表面平台化的努力。至于全面的平台化,开放化,系统地全面地走向WEB2.0时代,整个产业构筑全新的产业链和产业分工,恐怕就不是一两年内能够看到的了。

推荐 33